企業法律服務網

 Enterprise legal service network

法律咨詢熱線: 13619265559



首頁 >> 業務資訊 >>專題領域 >>公司法務 >> 最高法發布的有關不正當競爭的指導案例匯編
详细内容

最高法發布的有關不正當競爭的指導案例匯編

【原创】

最高法發布的有關不正當競爭的指導案例匯編

 

指導案例30號

蘭建軍、杭州小拇指汽車維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訴天津市小拇指汽車維修服務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14年6月26日發布)

 

關鍵詞 民事 侵害商標權 不正當競爭 競爭關系

裁判要點

1.經營者是否具有超越法定經營范圍而違反行政許可法律法規的行為,不影響其依法行使制止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的民事權利。

2.反不正當競爭法并未限制經營者之間必須具有直接的競爭關系,也沒有要求其從事相同行業。經營者之間具有間接競爭關系,行為人違背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定,損害其他經營者合法權益的,也應當認定為不正當競爭行為。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

基本案情

原告蘭建軍、杭州小拇指汽車維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杭州小拇指公司)訴稱:其依法享有“小拇指”注冊商標專用權,而天津市小拇指汽車維修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津小拇指公司)、天津市華商汽車進口配件公司(以下簡稱天津華商公司)在從事汽車維修及通過網站進行招商加盟過程中,多處使用了“”標識,且存在單獨或突出使用“小拇指”的情形,侵害了其注冊商標專用權;同時,天津小拇指公司擅自使用杭州小拇指公司在先的企業名稱,構成對杭州小拇指公司的不正當競爭。故訴請判令天津小拇指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小拇指”字號進行經營、天津小拇指公司及天津華商公司停止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公開賠禮道歉、連帶賠償經濟損失630000元及合理開支24379.4元,并承擔案件訴訟費用。

被告天津小拇指公司、天津華商公司辯稱:1.杭州小拇指公司的經營范圍并不含許可經營項目及汽車維修類,也未取得機動車維修的許可,且不具備“兩店一年”的特許經營條件,屬于超越經營范圍的非法經營,故其權利不應得到保護。2.天津小拇指公司、天津華商公司使用“小拇指”標識有合法來源,不構成商標侵權。3.杭州小拇指公司并不從事汽車維修行業,雙方不構成商業競爭關系,且不能證明其為知名企業,其主張企業名稱權缺乏法律依據,天津小拇指公司、天津華商公司亦不構成不正當競爭,故請求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法院經審理查明:杭州小拇指公司成立于2004年10月22日,法定代表人為蘭建軍。其經營范圍為:“許可經營項目:無;一般經營項目:服務;汽車玻璃修補的技術開發,汽車油漆快速修復的技術開發;批發、零售;汽車配件;含下屬分支機構經營范圍;其他無需報經審批的一切合法項目(上述經營范圍不含國家法律法規規定禁止、限制和許可經營的項目。)凡以上涉及許可證制度的憑證經營!逼湎聦俜种C構為杭州小拇指公司蕭山分公司,該分公司成立于2005年11月8日,經營范圍為:“汽車涂漆、玻璃安裝”。該分公司于2008年8月1日取得的《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載明的經營范圍為:“維修(二類機動車維修:小型車輛維修)”。

2011年1月14日,杭州小拇指公司取得第6573882號“小拇指”文字注冊商標,核定服務項目(第35類):連鎖店的經營管理(工商管理輔助);特許經營的商業管理;商業管理咨詢;廣告(截止)。該商標現在有效期內。2011年4月14日,蘭建軍將其擁有的第6573881號“小拇指”文字注冊商標以獨占使用許可的方式,許可給杭州小拇指公司使用。

杭州小拇指公司多次獲中國連鎖經營協會頒發的中國特許經營連鎖120強證書,2009年杭州小拇指公司“小拇指汽車維修服務”被浙江省質量技術監督局認定為浙江服務名牌。

天津小拇指公司成立于2008年10月16日,法定代表人田俊山。其經營范圍為:“小型客車整車修理、總成修理、整車維護、小修、維修救援、專項修理。(許可經營項目的經營期限以許可證為準)”。該公司于2010年7月28日取得的《天津市機動車維修經營許可證》載明類別為“二類(汽車維修)”,經營項目為“小型客車整車修理、總成修理、整車維護、小修、維修救援、專項維修!庇行谧2010年7月28日至2012年7月27日。

天津華商公司成立于1992年11月23日,法定代表人與天津小拇指公司系同一人,即田俊山。其經營范圍為:“汽車配件、玻璃、潤滑脂、輪胎、汽車裝具;車身清潔維護、電氣系統維修、涂漆;代辦快件、托運、信息咨詢;普通貨物(以上經營范圍涉及行業許可證的憑許可證件在有效期內經營,國家有專項專營規定的按規定辦理)!碧旖蛉A商公司取得的《天津市機動車維修經營許可證》的經營項目為:“小型客車整車修理、總成修理、整車維護、小修、維修救援、專項修理”,類別為二類(汽車維修)”,現在有效期內。

天津小拇指公司、天津華商公司在從事汽車維修及通過網站進行招商加盟過程中,多處使用了“”標識,且存在單獨或突出使用“小拇指”的情形。

2008年6月30日,天津華商公司與杭州小拇指公司簽訂了《特許連鎖經營合同》,許可天津華商公司在天津經營“小拇指”品牌汽車維修連鎖中心,合同期限為2008年6月30日至2011年6月29日。該合同第三條第(4)項約定:“乙方(天津華商公司)設立加盟店,應以甲方(杭州小拇指公司)書面批準的名稱開展經營活動。商號的限制使用(以下選擇使用):(√)未經甲方書面同意,乙方不得在任何場合和時間,以任何形式使用或對‘小拇指’或‘小拇指微修’等相關標志進行企業名稱登記注冊;未經甲方書面同意,不得將‘小拇指’或‘小拇指微修’名稱加上任何前綴、后綴進行修改或補充;乙方不得注冊含有‘小拇指’或‘小拇指微修’或與其相關或相近似字樣的域名等,該限制包含對乙方的分支機構的限制”。2010年12月16日,天津華商公司與杭州小拇指公司因履行《特許連鎖經營合同》發生糾紛,經杭州市仲裁委員會仲裁裁決解除合同。

另查明,杭州小拇指公司于2008年4月8日取得商務部商業特許經營備案。天津華商公司曾向商務部行政主管部門反映杭州小拇指公司違規從事特許經營活動應予撤銷備案的問題。對此,浙江省商務廳《關于上報杭州小拇指汽車維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特許經營有關情況的函》記載:1.杭州小拇指公司特許經營備案時已具備“兩店一年”條件,符合《商業特許經營管理條例》第七條的規定,可以予以備案;2.杭州小拇指公司主要負責“小拇指”品牌管理,不直接從事機動車維修業務,并且擁有自己的商標、專利、經營模式等經營資源,可以開展特許經營業務;3.經向浙江省道路運輸管理局有關負責人了解,杭州小拇指公司下屬直營店擁有《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經營范圍包含“三類機動車維修”或“二類機動車維修”,具備從事機動車維修的資質;4.杭州小拇指公司授權許可,以及機動車維修經營不在特許經營許可范圍內。

裁判結果

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于2012年9月17日作出(2012)二中民三知初字第47號民事判決:一、判決生效之日起天津市小拇指汽車維修服務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害第6573881號和第6573882號“小拇指”文字注冊商標的行為,即天津市小拇指汽車維修服務有限公司立即在其網站(www.tjxiaomuzhi.net)、宣傳材料、優惠體驗券及其經營場所(含分支機構)停止使用“”標識,并停止單獨使用“小拇指”字樣;二、判決生效之日起天津市華商汽車進口配件公司立即停止侵害第6573881號和第6573882號“小拇指”文字注冊商標的行為,即天津市華商汽車進口配件公司立即停止在其網站(www.tjxiaomuzhi.com)使用“”標識;三、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天津市小拇指汽車維修服務有限公司、天津市華商汽車進口配件公司連帶賠償蘭建軍、杭州小拇指汽車維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經濟損失及維權費用人民幣50000元;四、駁回蘭建軍、杭州小拇指汽車維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宣判后,蘭建軍、杭州小拇指公司及天津小拇指公司、天津華商公司均提出上訴。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2月19日作出(2012)津高民三終字第0046號民事判決:一、維持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2)二中民三知初字第47號民事判決第一、二、三項及逾期履行責任部分;二、撤銷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2)二中民三知初字第47號民事判決第四項;三、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天津市小拇指汽車維修服務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在其企業名稱中使用“小拇指”字號;四、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天津市小拇指汽車維修服務有限公司賠償杭州小拇指汽車維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30000元;五、駁回蘭建軍、杭州小拇指汽車維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上訴請求;六、駁回天津市小拇指汽車維修服務有限公司、天津市華商汽車進口配件公司的上訴請求。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本案的主要爭議焦點為被告天津小拇指公司、天津華商公司的被訴侵權行為是否侵害了原告蘭建軍、杭州小拇指公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以及是否構成對杭州小拇指公司的不正當競爭。

一、關于被告是否侵害了蘭建軍、杭州小拇指公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

天津小拇指公司、天津華商公司在從事汽車維修及通過網站進行招商加盟過程中,多處使用了“”標識,且存在單獨或突出使用“小拇指”的情形,相關公眾施以一般注意力,足以對服務的來源產生混淆,或誤認天津小拇指公司與杭州小拇指公司之間存在特定聯系。標識主體及最易識別部分“小拇指”字樣與涉案注冊商標相同,同時考慮天津小拇指公司在經營場所、網站及宣傳材料中對“小拇指”的商標性使用行為,應當認定該標識與涉案的“小拇指”文字注冊商標構成近似。據此,因天津小拇指公司、天津華商公司在與蘭建軍、杭州小拇指公司享有權利的第6573881號“小拇指”文字注冊商標核定的相同服務項目上,未經許可而使用“”及單獨使用“小拇指”字樣,足以導致相關公眾的混淆和誤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以下簡稱《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規定的侵權行為。天津小拇指公司、天津華商公司通過其網站進行招商加盟的商業行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之規定,可以認定在與蘭建軍、杭州小拇指公司享有權利的第6573882號“小拇指”文字注冊商標核定服務項目相類似的服務中使用了近似商標,且未經權利人許可,亦構成《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規定的侵權行為。

二、被告是否構成對杭州小拇指公司的不正當競爭

該爭議焦點涉及兩個關鍵問題:一是經營者是否存在超越法定經營范圍的違反行政許可法律法規行為及其民事權益能否得到法律保護;二是如何認定反不正當競爭法調整的競爭關系。

(一)關于經營者是否存在超越法定經營范圍行為及其民事權益能否得到法律保護

天津小拇指公司、天津華商公司認為其行為不構成不正當競爭的一個主要理由在于,杭州小拇指公司未依法取得機動車維修的相關許可,超越法定經營范圍從事特許經營且不符合法定條件,屬于非法經營行為,杭州小拇指公司主張的民事權益不應得到法律保護。故本案中要明確天津小拇指公司、天津華商公司所指稱杭州小拇指公司超越法定經營范圍而違反行政許可法律法規的行為是否成立,以及相應民事權益能否受到法律保護的問題。

首先,對于超越法定經營范圍違反有關行政許可法律法規的行為,應當依法由相應的行政主管部門進行認定,主張對方有違法經營行為的一方,應自行承擔相應的舉證責任。本案中,對于杭州小拇指公司是否存在非法從事機動車維修及特許經營業務的行為,從現有證據和事實看,難以得出肯定性的結論。經營汽車維修屬于依法許可經營的項目,但杭州小拇指公司并未從事汽車維修業務,其實際從事的是授權他人在車輛清潔、保養和維修等服務中使用其商標,或以商業特許經營的方式許可其直營店、加盟商在經營活動中使用其“小拇指”品牌、專利技術等,這并不以其自身取得經營機動車維修業務的行政許可為前提條件。此外,杭州小拇指公司已取得商務部商業特許經營備案,杭州小拇指公司特許經營備案時已具備“兩店一年”條件,其主要負責“小拇指”品牌管理,不直接從事機動車維修業務,并且擁有自己的商標、專利、經營模式等經營資源,可以開展特許經營業務。故本案依據現有證據,并不能認定杭州小拇指公司存在違反行政許可法律法規從事機動車維修或特許經營業務的行為。

其次,即使有關行為超越法定經營范圍而違反行政許可法律法規,也應由行政主管部門依法查處,不必然影響有關民事權益受到侵害的主體提起民事訴訟的資格,亦不能以此作為被訴侵權者對其行為不構成侵權的抗辯。本案中,即使杭州小拇指公司超越法定經營范圍而違反行政許可法律法規,這屬于行政責任范疇,該行為并不影響其依法行使制止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民事權利,也不影響人民法院依法保護其民事權益。被訴侵權者以經營者超越法定經營范圍而違反行政許可法律法規為由主張其行為不構成侵權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二)關于如何認定反不正當競爭法調整的競爭關系

經營者之間是否存在競爭關系是認定構成不正當競爭的關鍵!吨腥A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以下簡稱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規定:“經營者在市場交易中,應當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誠實信用的原則,遵守公認的商業道德。本法所稱的不正當競爭,是指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損害其他經營者的合法權益,擾亂社會經濟秩序的行為。本法所稱的經營者,是指從事商品經營或者營利性服務(以下所稱商品包括服務)的法人、其他經濟組織和個人!庇纱丝梢,反不正當競爭法并未限制經營者之間必須具有直接的或具體的競爭關系,也沒有要求經營者從事相同行業。反不正當競爭法所規制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是指損害其他經營者合法權益、擾亂經濟秩序的行為,從直接損害對象看,受損害的是其他經營者的市場利益。因此,經營者之間具有間接競爭關系,行為人違背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定,損害其他經營者合法權益的,也應當認定為不正當競爭行為。

本案中,被訴存在不正當競爭的天津小拇指公司與天津華商公司均從事汽車維修行業。根據已查明的事實,杭州小拇指公司本身不具備從事機動車維修的資質,也并未實際從事汽車維修業務,但從其所從事的汽車玻璃修補、汽車油漆快速修復等技術開發活動,以及經授權許可使用的注冊商標核定服務項目所包含的車輛保養和維修等可以認定,杭州小拇指公司通過將其擁有的企業標識、注冊商標、專利、專有技術等經營資源許可其直營店或加盟店使用,使其成為“小拇指”品牌的運營商,以商業特許經營的方式從事與汽車維修相關的經營活動。因此,杭州小拇指公司是汽車維修市場的相關經營者,其與天津小拇指公司及天津華商公司之間存在間接競爭關系。

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三)項規定,禁止經營者擅自使用他人企業名稱,引人誤認為是他人的商品,以損害競爭對手。在認定原被告雙方存在間接競爭關系的基礎上,確定天津小拇指公司登記注冊“小拇指”字號是否構成擅自使用他人企業名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應當綜合考慮以下因素:

1.杭州小拇指公司的企業字號是否具有一定的市場知名度。根據本案現有證據,杭州小拇指公司自2004年10月成立時起即以企業名稱中的“小拇指”作為字號使用,并以商業特許經營的方式從事汽車維修行業,且專門針對汽車小擦小碰的微創傷修復,創立了“小拇指”汽車微修體系,截至2011年,杭州小拇指公司在全國已有加盟店400余個。雖然“小拇指”本身為既有詞匯,但通過其直營店和加盟店在汽車維修領域的持續使用及宣傳,“小拇指”汽車維修已在相關市場起到識別經營主體及與其他服務相區別的作用。2008年10月天津小拇指公司成立時,杭州小拇指公司的“小拇指”字號及相關服務在相關公眾中已具有一定的市場知名度。

2.天津小拇指公司登記使用“小拇指”字號是否具有主觀上的惡意。市場競爭中的經營者,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遵守公認的商業道德,尊重他人的市場勞動成果,登記企業名稱時,理應負有對同行業在先字號予以避讓的義務。本案中,天津華商公司作為被特許人,曾于2008年6月30日與作為“小拇指”品牌特許人的杭州小拇指公司簽訂《特許連鎖經營合同》,法定代表人田俊山代表該公司在合同上簽字,其知曉合同的相關內容。天津小拇指公司雖主張其與天津華商公司之間沒有關聯,是兩個相互獨立的法人,但兩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為田俊山,且天津華商公司的網站內所顯示的宣傳信息及相關聯系信息均直接指向天津小拇指公司,并且天津華商公司將其登記的經營地點作為天津小拇指公司天津總店的經營地點。故應認定,作為汽車維修相關市場的經營者,天津小拇指公司成立時,對杭州小拇指公司及其經營資源、發展趨勢等應當知曉,但天津小拇指公司仍將“小拇指”作為企業名稱中識別不同市場主體核心標識的企業字號,且不能提供使用“小拇指”作為字號的合理依據,其主觀上明顯具有“搭便車”及攀附他人商譽的意圖。

3.天津小拇指公司使用“小拇指”字號是否足以造成市場混淆。根據已查明事實,天津小拇指公司在其開辦的網站及其他宣傳材料中,均以特殊字體突出注明“汽車小劃小碰怎么辦?找天津小拇指”、“天津小拇指專業特長”的字樣,其“優惠體驗券”中亦載明“汽車小劃小痕,找天津小拇指”,其服務對象與杭州小拇指公司運營的“小拇指”汽車微修體系的消費群體多有重合。且自2010年起,杭州小拇指公司在天津地區的加盟店也陸續成立,兩者的服務區域也已出現重合。故天津小拇指公司以“小拇指”為字號登記使用,必然會使相關公眾誤認兩者存在某種淵源或聯系,加之天津小拇指公司存在單獨或突出使用“小拇指”汽車維修、“天津小拇指”等字樣進行宣傳的行為,足以使相關公眾對市場主體和服務來源產生混淆和誤認,容易造成競爭秩序的混亂。

綜合以上分析,天津小拇指公司登記使用該企業名稱本身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具有不正當性,且無論是否突出使用均難以避免產生市場混淆,已構成不正當競爭,應對此承擔停止使用“小拇指”字號及賠償相應經濟損失的民事責任。

指導案例45號

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訴青島奧商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等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15年4月15日發布)

 

關鍵詞 民事 不正當競爭 網絡服務 誠信原則

裁判要點

從事互聯網服務的經營者,在其他經營者網站的搜索結果頁面強行彈出廣告的行為,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和公認商業道德,妨礙其他經營者正當經營并損害其合法權益,可以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的原則性規定認定為不正當競爭。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

基本案情

原告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百度公司)訴稱:其擁有的www.baidu.com網站(以下簡稱百度網站)是中文搜索引擎網站。三被告青島奧商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奧商網絡公司)、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青島市分公司(以下簡稱聯通青島公司)、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山東省分公司(以下簡稱聯通山東公司)在山東省青島地區,利用網通的互聯網接入網絡服務,在百度公司網站的搜索結果頁面強行增加廣告的行為,損害了百度公司的商譽和經濟效益,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構成不正當競爭。請求判令:1.奧商網絡公司、聯通青島公司的行為構成對原告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并停止該不正當競爭行為;第三人承擔連帶責任;2.三被告在報上刊登聲明以消除影響;3.三被告共同賠償原告經濟損失480萬元和因本案的合理支出10萬元。

被告奧商網絡公司辯稱:其不存在不正當競爭行為,不應賠禮道歉和賠償480萬元。

被告聯通青島公司辯稱:原告沒有證據證明其實施了被指控行為,沒有提交證據證明遭受的實際損失,原告與其不存在競爭關系,應當駁回原告全部訴訟請求。

被告聯通山東公司辯稱:原告沒有證據證明其實施了被指控的不正當競爭或侵權行為,承擔連帶責任沒有法律依據。

第三人青島鵬飛國際航空旅游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鵬飛航空公司)述稱:本案與第三人無關。

法院經審理查明:百度公司經營范圍為互聯網信息服務業務,核準經營網址為www.baidu.com的百度網站,主要向網絡用戶提供互聯網信息搜索服務。奧商網絡公司經營范圍包括網絡工程建設、網絡技術應用服務、計算機軟件設計開發等,其網站為www.og.com.cn。該公司在上述網站“企業概況”中稱其擁有4個網站:中國奧商網(www.og.com.cn)、謳歌網絡營銷伴侶(www.og.net.cn)、青島電話實名網(www.0532114.org)、半島人才網(www.job17.com)。該公司在其網站介紹其“網絡直通車”業務時稱:無需安裝任何插件,廣告網頁強制出現。介紹“搜索通”產品表現形式時,以圖文方式列舉了下列步驟:第一步在搜索引擎對話框中輸入關鍵詞;第二步優先出現網絡直通車廣告位(5秒鐘展現);第三步同時點擊上面廣告位直接進入宣傳網站新窗口;第四步5秒后原窗口自動展示第一步請求的搜索結果。該網站還以其他形式介紹了上述服務。聯通青島公司的經營范圍包括因特網接入服務和信息服務等,青島信息港(域名為qd.sd.cn)為其所有的網站!半娫拰嵜毕德撏ㄇ鄭u公司與奧商公司共同合作的一項語音搜索業務,網址為www.0532114.org的“114電話實名語音搜索”網站表明該網站版權所有人為聯通青島公司,獨家注冊中心為奧商網絡公司。聯通山東公司經營范圍包括因特網接入服務和信息服務業務。其網站(www.sdcnc.cn)顯示,聯通青島公司是其下屬分公司。鵬飛航空公司經營范圍包括航空機票銷售代理等。

2009年4月14日,百度公司發現通過山東省青島市網通接入互聯網,登錄百度網站(www.baidu.com),在該網站顯示對話框中:輸入“鵬飛航空”,點擊“百度一下”,彈出顯示有“打折機票搶先拿就打114”的頁面,迅速點擊該頁面,打開了顯示地址為http://air.qd.sd.cn/的頁面;輸入“青島人才網”,點擊“百度一下”,彈出顯示有“找好工作到半島人才網www.job17.com”的頁面,迅速點擊該頁面中顯示的“馬上點擊”,打開了顯示地址為http://www.job17.com/的頁面;輸入“電話實名”,點擊“百度一下”,彈出顯示有“查信息打114,語音搜索更好用”的頁面,隨后該頁面轉至相應的“電話實名”搜索結果頁面。百度公司委托代理人利用公證處的計算機對登錄百度搜索等網站操作過程予以公證,公證書記載了前述內容。經專家論證,所鏈接的網站(http://air.qd.sd.cn/)與聯通山東公司的下屬網站青島信息港(www.qd.sd.cn)具有相同域(qd.sd.cn),網站air.qd.sd.cn是聯通山東公司下屬網站青島站點所屬。

裁判結果

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9年9月2日作出(2009)青民三初字第110號民事判決:一、奧商網絡公司、聯通青島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針對百度公司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即不得利用技術手段,使通過聯通青島公司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的網絡用戶,在登錄百度網站進行關鍵詞搜索時,彈出奧商網絡公司、聯通青島公司的廣告頁面;二、奧商網絡公司、聯通青島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百度公司經濟損失二十萬元;三、奧商網絡公司、聯通青島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在各自網站首頁位置上刊登聲明以消除影響,聲明刊登時間應為連續的十五天;四、駁回百度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宣判后,聯通青島公司、奧商網絡公司提起上訴。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0年3月20日作出(2010)魯民三終字第5-2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本案百度公司起訴奧商網絡公司、聯通青島公司、聯通山東公司,要求其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據此,判斷原告的主張能否成立應按以下步驟進行:一、本案被告是否實施了被指控的行為;二、如果實施了被指控行為,該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三、如果構成不正當競爭,如何承擔民事責任。

一、關于被告是否實施了被指控的行為

域名是互聯網絡上識別和定位計算機的層次結構式的字符標識。根據查明的事實,www.job17.com系奧商網絡公司所屬的半島人才網站,“電話實名語音搜索”系聯通青島公司與奧商網絡公司合作經營的業務。域名qd.sd.cn屬于聯通青島公司所有,并將其作為“青島信息港”的域名實際使用。air.qd.sd.cn作為qd.sd.cn的子域,是其上級域名qd.sd.cn分配與管理的。聯通青島公司作為域名qd.sd.cn的持有人否認域名air.qd.sd.cn為其所有,但沒有提供證據予以證明,應認定在公證保全時該子域名的使用人為聯通青島公司。

在互聯網上登錄搜索引擎網站進行關鍵詞搜索時,正常出現的應該是搜索引擎網站搜索結果頁面,不應彈出與搜索引擎網站無關的其他頁面,但是在聯通青島公司所提供的網絡接入服務網絡區域內,卻出現了與搜索結果無關的廣告頁面強行彈出的現象。這種廣告頁面的彈出并非接入互聯網的公證處計算機本身安裝程序所導致,聯通青島公司既沒有證據證明在其他網絡接入服務商網絡區域內會出現同樣情況,又沒有對在其網絡接入服務區域內出現的上述情況給予合理解釋,可以認定在聯通青島公司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的區域內,對于網絡服務對象針對百度網站所發出的搜索請求進行了人為干預,使干預者想要發布的廣告頁面在正常搜索結果頁面出現前強行彈出。

關于上述干預行為的實施主體問題,從查明的事實來看,奧商網絡公司在其主頁中對其“網絡直通車”業務的介紹表明,其中關于廣告強行彈出的介紹與公證保全的形式完全一致,且公證保全中所出現的彈出廣告頁面“半島人才網”“114電話語音搜索”均是其正在經營的網站或業務。因此,奧商網絡公司是該干預行為的受益者,在其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存在其他主體為其實施上述廣告行為的情況下,可以認定奧商網絡公司是上述干預行為的實施主體。

關于聯通青島公司是否被控侵權行為的實施主體問題,奧商網絡公司這種干預行為不是通過在客戶端計算機安裝插件、程序等方式實現,而是在特定網絡接入服務區域內均可實現,因此這種行為如果沒有網絡接入服務商的配合則無法實現。聯通青島公司沒有證據證明奧商網絡公司是通過非法手段干預其互聯網接入服務而實施上述行為。同時,聯通青島公司是域名air.qd.sd.cn的所有人,因持有或使用域名而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責任,由域名持有者承擔。聯通青島公司與奧商網絡公司合作經營電話實名業務,即聯通青島公司也是上述行為的受益人。因此,可以認定聯通青島公司也是上述干預行為的實施主體。

關于聯通山東公司是否實施了干預行為,因聯通山東公司、聯通青島公司同屬于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分支機構,無證據證明兩公司具有開辦和被開辦的關系,也無證據證明聯通山東公司參與實施了干預行為,聯通青島公司作為民事主體有承擔民事責任的資格,故對聯通山東公司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百度公司將鵬飛航空公司作為本案第三人,但是在訴狀及庭審過程中并未指出第三人有不正當競爭行為,也未要求第三人承擔民事責任,故將鵬飛航空公司作為第三人屬于列舉當事人不當,不予支持。

二、關于被控侵權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簡稱《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章第五條至第十五條,對不正當競爭行為進行了列舉式規定,對于沒有在具體條文中列舉的行為,只有按照公認的商業道德和普遍認識能夠認定違反該法第二條原則性規定時,才可以認定為不正當競爭行為。判斷經營者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應當考慮以下方面:一是行為實施者是反不正當競爭法意義上的經營者;二是經營者從事商業活動時,沒有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誠實信用原則,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律規定和公認的商業道德;三是經營者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損害正當經營者的合法權益。

首先,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有關經營者的規定,經營者的確定并不要求原、被告屬同一行業或服務類別,只要是從事商品經營或者營利性服務的市場主體,就可成為經營者。聯通青島公司、奧商網絡公司與百度公司均屬于從事互聯網業務的市場主體,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意義上的經營者。雖然聯通青島公司是互聯網接入服務經營者,百度公司是搜索服務經營者,服務類別上不完全相同,但是聯通青島公司實施的在百度搜索結果出現之前彈出廣告的商業行為,與百度公司的付費搜索模式存在競爭關系。

其次,在市場競爭中存在商業聯系的經營者,違反誠信原則和公認商業道德,不正當地妨礙了其他經營者正當經營,并損害其他經營者合法權益的,可以依照《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的原則性規定,認定為不正當競爭。盡管在互聯網上發布廣告、進行商業活動與傳統商業模式有較大差異,但是從事互聯網業務的經營者仍應當通過誠信經營、公平競爭來獲得競爭優勢,不能未經他人許可,利用他人的服務行為或市場份額來進行商業運作并從中獲利。聯通青島公司與奧商網絡公司實施的行為,是利用了百度網站搜索引擎在我國互聯網用戶中被廣泛使用優勢,利用技術手段,讓使用聯通青島公司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的網絡用戶,在登錄百度網站進行關鍵詞搜索時,在正常搜索結果顯示前強行彈出奧商公司發布的與搜索的關鍵詞及內容有緊密關系的廣告頁面。這種行為誘使本可能通過百度公司搜索結果檢索相應信息的網絡用戶點擊該廣告頁面,影響了百度公司向網絡用戶提供付費搜索服務與推廣服務,屬于利用百度公司提供的搜索服務來為自己牟利。該行為既沒有征得百度公司同意,又違背了使用其互聯網接入服務用戶的意志,容易導致上網用戶誤以為彈出的廣告頁面系百度公司所為,會使上網用戶對百度公司提供服務的評價降低,對百度公司的商業信譽產生不利影響,損害了百度公司的合法權益,同時也違背了誠實信用和公認的商業道德,已構成不正當競爭。

三、關于民事責任的承擔

由于聯通青島公司與奧商網絡公司共同實施了不正當競爭行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條的規定應當承擔連帶責任。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四條、《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十條的規定,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消除影響的民事責任。首先,奧商網絡公司、聯通青島公司應當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即不得利用技術手段使通過聯通青島公司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的網絡用戶,在登錄百度網站進行關鍵詞搜索時,彈出兩被告的廣告頁面。其次,根據原告為本案支出的合理費用、被告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情節、持續時間等,酌定兩被告共同賠償經濟損失20萬元。最后,互聯網用戶在登錄百度進行搜索時,面對彈出的廣告頁面,通常會認為該行為系百度公司所為。因此兩被告的行為給百度公司造成了一定負面影響,應當承擔消除影響的民事責任。由于該行為發生在互聯網上,且發生在聯通青島公司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的區域內,故確定兩被告應在其各自網站的首頁上刊登消除影響的聲明。

指導案例46號

山東魯錦實業有限公司訴鄄城縣魯錦工藝品有限責任公司、濟寧禮之邦家紡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15年4月15日發布

 

關鍵詞 民事 商標侵權 不正當競爭 商品通用名稱

裁判要點

判斷具有地域性特點的商品通用名稱,應當注意從以下方面綜合分析:(1)該名稱在某一地區或領域約定俗成,長期普遍使用并為相關公眾認可;(2)該名稱所指代的商品生產工藝經某一地區或領域群眾長期共同勞動實踐而形成;(3)該名稱所指代的商品生產原料在某一地區或領域普遍生產。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九條

基本案情

原告山東魯錦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魯錦公司)訴稱:被告鄄城縣魯錦工藝品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鄄城魯錦公司)、濟寧禮之邦家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禮之邦公司)大量生產、銷售標有“魯錦”字樣的魯錦產品,侵犯其“魯錦”注冊商標專用權。鄄城魯錦公司企業名稱中含有原告的“魯錦”注冊商標字樣,誤導消費者,構成不正當競爭!棒斿\”不是通用名稱。請求判令二被告承擔侵犯商標專用權和不正當競爭的法律責任。

被告鄄城魯錦公司辯稱:原告魯錦公司注冊成立前及魯錦商標注冊完成前,“魯錦”已成為通用名稱。按照有關規定,其屬于“正當使用”,不構成商標侵權,也不構成不正當競爭。

被告禮之邦公司一審未作答辯,二審上訴稱:“魯錦”是魯西南一帶民間純棉手工紡織品的通用名稱,不知道“魯錦”是魯錦公司的注冊商標,接到訴狀后已停止相關使用行為,故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法院經審理查明:魯錦公司的前身嘉祥縣瑞錦民間工藝品廠于1999年12月21日取得注冊號為第1345914號的“魯錦”文字商標,有效期為1999年12月21日至2009年12月20日,核定使用商品為第25類服裝、鞋、帽類。魯錦公司又于2001年11月14日取得注冊號為第1665032號的“Lj+LUJIN”的組合商標,有效期為2001年11月14日至2011年11月13日,核定使用商品為第24類的“紡織物、棉織品、內衣用織物、紗布、紡織品、毛巾布、無紡布、浴巾、床單、紡織品家具罩等”。嘉祥縣瑞錦民間工藝品廠于2001年2月9日更名為嘉祥縣魯錦實業有限公司,后于2007年6月11日更名為山東魯錦實業有限公司。

魯錦公司在獲得“魯錦”注冊商標專用權后,在多家媒體多次宣傳其產品及注冊商標,并于2006年3月被“中華老字號”工作委員會接納為會員單位。魯錦公司經過多年努力及長期大量的廣告宣傳和市場推廣,其“魯錦”牌系列產品,特別是“魯錦”牌服裝在國內享有一定的知名度。2006年11月16日,“魯錦”注冊商標被審定為山東省著名商標。

2007年3月,魯錦公司從禮之邦魯錦專賣店購買到由鄄城魯錦公司生產的同魯錦公司注冊商標所核定使用的商品相同或類似的商品,該商品上的標簽(吊牌)、包裝盒、包裝袋及店堂門面上均帶有“魯錦”字樣。在該店門面上“魯錦”已被突出放大使用,其出具的發票上加蓋的印章為禮之邦公司公章。

鄄城魯錦公司于2003年3月3日成立,在產品上使用的商標是“精一坊文字﹢圖形”組合商標,該商標已申請注冊,但尚未核準。2007年9月,鄄城魯錦公司申請撤銷魯錦公司已注冊的第1345914號“魯錦”商標,國家工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已受理但未作出裁定。

一審法院根據魯錦公司的申請,依法對鄄城魯錦公司、禮之邦公司進行了證據保全,發現二被告處存有大量同“魯錦”注冊商標核準使用的商品同類或者類似的商品,該商品上的標簽(吊牌)、包裝盒、包裝袋、商品標價簽以及被告店堂門面上均帶有原告注冊商標“魯錦”字樣。被控侵權商品的標簽(吊牌)、包裝盒、包裝袋上已將“魯錦”文字放大,作為商品的名稱或者商品裝潢醒目突出使用,且包裝袋上未標識生產商及其地址。

另查明:魯西南民間織錦是一種山東民間純棉手工紡織品,因其紋彩絢麗、燦爛似錦而得名,在魯西南地區已有上千年的歷史,是歷史悠久的齊魯文化的一部分。從20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魯西南織錦開始被開發利用。1986年1月8日,在濟南舉行了“魯西南織錦與現代生活展覽匯報會”。1986年8月20日,在北京民族文化宮舉辦了“魯錦與現代生活展”。1986年前后,《人民日報》《經濟參考》《農民日報》等報刊發表“魯錦”的專題報道,中央電視臺、山東電視臺也拍攝了多部“魯錦”的專題片。自此,“魯錦”作為山東民間手工棉紡織品的通稱被廣泛使用。此后,魯錦的研究、開發和生產逐漸普及并不斷發展壯大。1987年11月15日,為促進魯錦文化與現代生活的進一步結合,加拿大國際發展署(CIDA)與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共同在鄄城縣楊屯村舉行了雙邊合作項目—鄄城楊屯婦女魯錦紡織聯社培訓班。

山東省及濟寧、菏澤等地方史志資料在談及歷史、地方特產或傳統工藝時,對“魯錦”也多有記載,均認為“魯錦”是流行在魯西南地區廣大農村的一種以棉紗為主要原料的傳統紡織產品,是山東的主要民間美術品種之一。相關工具書及出版物也對“魯錦”多有介紹,均認為“魯錦”是山東民間手工織花棉布,以棉花為主要原料,手工織線、染色、織造,俗稱“土布”或“手織布”,因此布色彩斑斕,似錦似繡,故稱為“魯錦”。

1995年12月25日,山東省文物局作出《關于建設“中國魯錦博物館”的批復》,同意菏澤地區文化局在鄄城縣成立“中國魯錦博物館”。2006年12月23日,山東省人民政府公布第一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其中山東省文化廳、鄄城縣、嘉祥縣申報的“魯錦民間手工技藝”被評定為非物質文化遺產。2008年6月7日,國務院國發〔2008〕19號文件確定由山東省鄄城縣、嘉祥縣申報的“魯錦織造技藝”被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裁判結果

山東省濟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8年8月25日作出(2007)濟民五初字第6號民事判決:一、鄄城魯錦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立即停止在其生產、銷售的第25類服裝類系列商品上使用“魯錦”作為其商品名稱或者商品裝潢,并于判決生效之日起30日內,消除其現存被控侵權產品上標明的“魯錦”字樣;禮之邦公司立即停止銷售鄄城魯錦公司生產的被控侵權商品。二、鄄城魯錦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15日內賠償魯錦公司經濟損失25萬元;禮之邦公司賠償魯錦公司經濟損失1萬元。三、鄄城魯錦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30日內變更企業名稱,變更后的企業名稱中不得包含“魯錦”文字;禮之邦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立即消除店堂門面上的“魯錦”字樣。宣判后,鄄城魯錦公司與禮之邦公司提出上訴。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09年8月5日作出(2009)魯民三終字第34號民事判決:撤銷山東省濟寧市中級人民法院(2007)濟民五初字第6號民事判決;駁回魯錦公司的訴訟請求。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根據本案事實可以認定,在1999年魯錦公司將“魯錦”注冊為商標之前,已是山東民間手工棉紡織品的通用名稱,“魯錦”織造技藝為非物質文化遺產。鄄城魯錦公司、濟寧禮之邦公司的行為不構成商標侵權,也非不正當競爭。

首先,“魯錦”已成為具有地域性特點的棉紡織品的通用名稱。商品通用名稱是指行業規范或社會公眾約定俗成的對某一商品的通常稱謂。該通用名稱可以是行業規范規定的稱謂,也可以是公眾約定俗成的簡稱。魯錦指魯西南民間純棉手工織錦,其紋彩絢麗燦爛似錦,在魯西南地區已有上千年的歷史!棒斿\”作為具有山東特色的手工紡織品的通用名稱,為國家主流媒體、各類專業報紙以及山東省新聞媒體所公認,山東省、濟寧、菏澤、嘉祥、鄄城的省市縣三級史志資料均將“魯錦”記載為傳統魯西南民間織錦的“新名”,有關工藝美術和藝術的工具書中也確認“魯錦”就是產自山東的一種民間純棉手工紡織品!棒斿\”織造工藝歷史悠久,在提到“魯錦”時,人們想到的就是傳統悠久的山東民間手工棉紡織品及其織造工藝!棒斿\織造技藝”被確定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棒斿\”代表的純棉手工紡織生產工藝并非由某一自然人或企業法人發明而成,而是由山東地區特別是魯西南地區人民群眾長期勞動實踐而形成!棒斿\”代表的純棉手工紡織品的生產原料亦非某一自然人或企業法人特定種植,而是山東不特定地區廣泛種植的棉花。自20世紀80年代中期后,經過媒體的大量宣傳,“魯錦”已成為以棉花為主要原料、手工織線、染色、織造的山東地區民間手工紡織品的通稱,且已在山東地區紡織行業領域內通用,并被相關社會公眾所接受。綜上,可以認定“魯錦”是山東地區特別是魯西南地區民間純棉手工紡織品的通用名稱。

關于魯錦公司主張“魯錦”這一名稱不具有廣泛性,在我國其他地方也出產老粗布,但不叫“魯錦”。對此法院認為,對于具有地域性特點的商品通用名稱,判斷其廣泛性應以特定產區及相關公眾為標準,而不應以全國為標準。我國其他省份的手工棉紡織品不叫“魯錦”,并不影響“魯錦”專指山東地區特有的民間手工棉紡織品這一事實。關于魯錦公司主張“魯錦”不具有科學性,棉織品應稱為“棉”而不應稱為“錦”。對此法院認為,名稱的確定與其是否符合科學沒有必然關系,對于已為相關公眾接受、指代明確、約定俗成的名稱,即使有不科學之處,也不影響其成為通用名稱。關于魯錦公司還主張“魯錦”不具有普遍性,山東省內有些經營者、消費者將這種民間手工棉紡織品稱為“粗布”或“老土布”。對此法院認為,“魯錦”這一稱謂是20世紀80年代中期確定的新名稱,經過多年宣傳與使用,現已為相關公眾所知悉和接受!按植肌薄袄贤敛肌钡扰f有名稱的存在,不影響“魯錦”通用名稱的認定。

其次,注冊商標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稱,注冊商標專用權人無權禁止他人正當使用!吨腥A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四十九條規定:“注冊商標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稱、圖形、型號,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數量及其他特點,或者含有地名,注冊商標專用權人無權禁止他人正當使用!鄙虡说淖饔弥饕獮樽R別性,即消費者能夠依不同的商標而區別相應的商品及服務的提供者。保護商標權的目的,就是防止對商品及服務的來源產生混淆。由于魯錦公司“魯錦”文字商標和“Lj+LUJIN”組合商標,與作為山東民間手工棉紡織品通用名稱的“魯錦”一致,其應具備的顯著性區別特征因此趨于弱化!棒斿\”雖不是魯錦服裝的通用名稱,但卻是山東民間手工棉紡織品的通用名稱。商標注冊人對商標中通用名稱部分不享有專用權,不影響他人將“魯錦”作為通用名稱正當使用。魯西南地區有不少以魯錦為面料生產床上用品、工藝品、服飾的廠家,這些廠家均可以正當使用“魯錦”名稱,在其產品上敘述性標明其面料采用魯錦。

本案中,鄄城魯錦公司在其生產的涉案產品的包裝盒、包裝袋上使用“魯錦”兩字,雖然在商品上使用了魯錦公司商標中含有的商品通用名稱,但僅是為了表明其產品采用魯錦面料,其生產技藝具備魯錦特點,并不具有侵犯魯錦公司“魯錦”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主觀惡意,也并非作為商業標識使用,屬于正當使用,故不應認定為侵犯“魯錦”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谕瑯拥睦碛,鄄城魯錦公司在其企業名稱中使用“魯錦”字樣,也系正當使用,不構成不正當競爭。禮之邦公司作為魯錦制品的專賣店,同樣有權使用“魯錦”字樣,亦不構成對“魯錦”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

此外,魯錦公司的“魯錦”文字商標和“Lj+LUJIN”的組合商標已經國家商標局核準注冊并核定使用于第25類、第24類商品上,該注冊商標專用權應依法受法律保護。雖然鄄城魯錦公司對此商標提出撤銷申請,但在國家商標局商標評審委員會未撤銷前,仍應依法保護上述有效注冊商標。鑒于“魯錦”是注冊商標,為規范市場秩序,保護公平競爭,鄄城魯錦公司在今后使用“魯錦”字樣以標明其產品面料性質的同時,應合理避讓魯錦公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應在其產品包裝上突出使用自己的“精一坊”商標,以顯著區別產品來源,方便消費者識別。

指導案例47號

意大利費列羅公司訴蒙特莎(張家港)食品有限公司、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正元行銷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15年4月15日發布

 

關鍵詞 民事 不正當競爭 知名商品 特有包裝、裝潢

裁判要點

1.反不正當競爭法所稱的知名商品,是指在中國境內具有一定的市場知名度,為相關公眾所知悉的商品。在國際上已知名的商品,我國對其特有的名稱、包裝、裝潢的保護,仍應以其在中國境內為相關公眾所知悉為必要。故認定該知名商品,應當結合該商品在中國境內的銷售時間、銷售區域、銷售額和銷售對象,進行宣傳的持續時間、程度和地域范圍,作為知名商品受保護的情況等因素,并適當考慮該商品在國外已知名的情況,進行綜合判斷。

2.反不正當競爭法所保護的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裝、裝潢,是指能夠區別商品來源的盛裝或者保護商品的容器等包裝,以及在商品或者其包裝上附加的文字、圖案、色彩及其排列組合所構成的裝潢。

3.對他人能夠區別商品來源的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裝、裝潢,進行足以引起市場混淆、誤認的全面模仿,屬于不正當競爭行為。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二項

基本案情

原告意大利費列羅公司(以下簡稱費列羅公司)訴稱:被告蒙特莎(張家港)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蒙特莎公司)仿冒原告產品,擅自使用與原告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裝、裝潢相同或近似的包裝、裝潢,使消費者產生混淆。被告蒙特莎公司的上述行為及被告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正元行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正元公司)銷售仿冒產品的行為已給原告造成重大經濟損失。請求判令蒙特莎公司不得生產、銷售,正元公司不得銷售符合前述費列羅公司巧克力產品特有的任意一項或者幾項組合的包裝、裝潢的產品或者任何與費列羅公司的上述包裝、裝潢相似的足以引起消費者誤認的巧克力產品,并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承擔訴訟費用,蒙特莎公司賠償損失300萬元。

被告蒙特莎公司辯稱:原告涉案產品在中國境內市場并沒有被相關公眾所知悉,而蒙特莎公司生產的金莎巧克力產品在中國境內消費者中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屬于知名商品。原告訴請中要求保護的包裝、裝潢是國內外同類巧克力產品的通用包裝、裝潢,不具有獨創性和特異性。蒙特莎公司生產的金莎巧克力使用的包裝、裝潢是其和專業設計人員合作開發的,并非仿冒他人已有的包裝、裝潢。普通消費者只需施加一般的注意,就不會混淆原、被告各自生產的巧克力產品。原告認為自己產品的包裝涵蓋了商標、外觀設計、著作權等多項知識產權,但未明確指出被控侵權產品的包裝、裝潢具體侵犯了其何種權利,其起訴要求保護的客體模糊不清。故原告起訴無事實和法律依據,請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法院經審理查明:費列羅公司于1946年在意大利成立,1982年其生產的費列羅巧克力投放市場,曾在亞洲多個國家和地區的電視、報刊、雜志發布廣告。在我國臺灣和香港地區,費列羅巧克力取名“金莎”巧克力,并分別于1990年6月和1993年在我國臺灣和香港地區注冊“金莎”商標。1984年2月,費列羅巧克力通過中國糧油食品進出口總公司采取寄售方式進入了國內市場,主要在免稅店和機場商店等當時政策所允許的場所銷售,并延續到1993年前。1986年10月,費列羅公司在中國注冊了“FERRERO ROCHER”和圖形(橢圓花邊圖案)以及其組合的系列商標,并在中國境內銷售的巧克力商品上使用。費列羅巧克力使用的包裝、裝潢的主要特征是:1.每一粒球狀巧克力用金色紙質包裝;2.在金色球狀包裝上配以印有“FERRERO ROCHER”商標的橢圓形金邊標簽作為裝潢;3.每一粒金球狀巧克力均有咖啡色紙質底托作為裝潢;4.若干形狀的塑料透明包裝,以呈現金球狀內包裝;5.塑料透明包裝上使用橢圓形金邊圖案作為裝潢,橢圓形內配有產品圖案和商標,并由商標處延伸出紅金顏色的綬帶狀圖案。費列羅巧克力產品的8粒裝、16粒裝、24粒裝以及30粒裝立體包裝于1984年在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申請為立體商標。費列羅公司自1993年開始,以廣東、上海、北京地區為核心逐步加大費列羅巧克力在國內的報紙、期刊和室外廣告的宣傳力度,相繼在一些大中城市設立專柜進行銷售,并通過贊助一些商業和體育活動,提高其產品的知名度。2000年6月,其“FERRERO ROCHER”商標被國家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列入全國重點商標保護名錄。我國廣東、河北等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曾多次查處仿冒費列羅巧克力包裝、裝潢的行為。

蒙特莎公司是1991年12月張家港市乳品一廠與比利時費塔代爾有限公司合資成立的生產、銷售各種花色巧克力的中外合資企業。張家港市乳品一廠自1990年開始生產金莎巧克力,并于1990年4月23日申請注冊“金莎”文字商標,1991年4月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局核準注冊。2002年,張家港市乳品一廠向蒙特莎公司轉讓“金莎”商標,于2002年11月25日提出申請,并于2004年4月21日經國家工商管理總局商標局核準轉讓。由此蒙特莎公司開始生產、銷售金莎巧克力。蒙特莎公司生產、銷售金莎巧克力產品,其除將“金莎”更換為“金莎TRESOR DORE”組合商標外,仍延續使用張家港市乳品一廠金莎巧克力產品使用的包裝、裝潢。被控侵權的金莎TRESOR DORE巧克力包裝、裝潢為:每粒金莎TRESOR DORE巧克力呈球狀并均由金色錫紙包裝;在每粒金球狀包裝頂部均配以印有“金莎TRESOR DORE”商標的橢圓形金邊標簽;每粒金球狀巧克力均配有底面平滑無褶皺、側面帶波浪褶皺的呈碗狀的咖啡色紙質底托;外包裝為透明塑料紙或塑料盒;外包裝正中處使用橢圓金邊圖案,內配產品圖案及金莎TRESOR DORE商標,并由此延伸出紅金色綬帶。以上特征與費列羅公司起訴中請求保護的包裝、裝潢在整體印象和主要部分上相近似。正元公司為蒙特莎公司生產的金莎TRESOR DORE巧克力在天津市的經銷商。2003年1月,費列羅公司經天津市公證處公證,在天津市河東區正元公司處購買了被控侵權產品。

裁判結果

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于2005年2月7日作出(2003)二中民三初字第63號民事判決:判令駁回費列羅公司對蒙特莎公司、正元公司的訴訟請求。費列羅公司提起上訴,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06年1月9日作出(2005)津高民三終字第36號判決:1.撤銷一審判決;2.蒙特莎公司立即停止使用金莎TRESOR DORE系列巧克力侵權包裝、裝潢;3.蒙特莎公司賠償費列羅公司人民幣700000元,于本判決生效后十五日內給付;4.責令正元公司立即停止銷售使用侵權包裝、裝潢的金莎TRESOR DORE系列巧克力;5.駁回費列羅公司其他訴訟請求。蒙特莎公司不服二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最高人民法院于2008年3月24日作出(2006)民三提字第3號民事判決:1.維持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2005)津高民三終字第36號民事判決第一項、第五項;2.變更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2005)津高民三終字第36號民事判決第二項為:蒙特莎公司立即停止在本案金莎TRESOR DORE系列巧克力商品上使用與費列羅系列巧克力商品特有的包裝、裝潢相近似的包裝、裝潢的不正當競爭行為;3.變更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2005)津高民三終字第36號民事判決第三項為:蒙特莎公司自本判決送達后十五日內,賠償費列羅公司人民幣500000元;4.變更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2005)津高民三終字第36號民事判決第四項為:責令正元公司立即停止銷售上述金莎TREDOR DORE系列巧克力商品。

裁判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本案主要涉及費列羅巧克力是否為在先知名商品,費列羅巧克力使用的包裝、裝潢是否為特有的包裝、裝潢,以及蒙特莎公司生產的金莎TRESOR DORE巧克力使用包裝、裝潢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等爭議焦點問題。

一、關于費列羅巧克力是否為在先知名商品

根據中國糧油食品進出口總公司與費列羅公司簽訂的寄售合同、寄售合同確認書等證據,二審法院認定費列羅巧克力自1984年開始在中國境內銷售無誤。反不正當競爭法所指的知名商品,是在中國境內具有一定的市場知名度,為相關公眾所知悉的商品。在國際已知名的商品,我國法律對其特有名稱、包裝、裝潢的保護,仍應以在中國境內為相關公眾所知悉為必要。其所主張的商品或者服務具有知名度,通常系由在中國境內生產、銷售或者從事其他經營活動而產生。認定知名商品,應當考慮該商品的銷售時間、銷售區域、銷售額和銷售對象,進行宣傳的持續時間、程度和地域范圍,作為知名商品受保護的情況等因素,進行綜合判斷;也不排除適當考慮國外已知名的因素。本案二審判決中關于“對商品知名狀況的評價應根據其在國內外特定市場的知名度綜合判定,不能理解為僅指在中國境內知名的商品”的表述欠當,但根據費列羅巧克力進入中國市場的時間、銷售情況以及費列羅公司進行的多種宣傳活動,認定其屬于在中國境內的相關市場中具有較高知名度的知名商品正確。蒙特莎公司關于費列羅巧克力在中國境內市場知名的時間晚于金莎TRESOR DORE巧克力的主張不能成立。此外,費列羅公司費列羅巧克力的包裝、裝潢使用在先,蒙特莎公司主張其使用的涉案包裝、裝潢為自主開發設計缺乏充分證據支持,二審判決認定蒙特莎公司擅自使用費列羅巧克力特有包裝、裝潢正確。

二、關于費列羅巧克力使用的包裝、裝潢是否具有特有性

盛裝或者保護商品的容器等包裝,以及在商品或者其包裝上附加的文字、圖案、色彩及其排列組合所構成的裝潢,在其能夠區別商品來源時,即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的特有包裝、裝潢。費列羅公司請求保護的費列羅巧克力使用的包裝、裝潢系由一系列要素構成。如果僅僅以錫箔紙包裹球狀巧克力,采用透明塑料外包裝,呈現巧克力內包裝等方式進行簡單的組合,所形成的包裝、裝潢因無區別商品來源的顯著特征而不具有特有性;而且這種組合中的各個要素也屬于食品包裝行業中通用的包裝、裝潢元素,不能被獨占使用。但是,錫紙、紙托、塑料盒等包裝材質與形狀、顏色的排列組合有很大的選擇空間;將商標標簽附加在包裝上,該標簽的尺寸、圖案、構圖方法等亦有很大的設計自由度。在可以自由設計的范圍內,將包裝、裝潢各要素獨特排列組合,使其具有區別商品來源的顯著特征,可以構成商品特有的包裝、裝潢。費列羅巧克力所使用的包裝、裝潢因其構成要素在文字、圖形、色彩、形狀、大小等方面的排列組合具有獨特性,形成了顯著的整體形象,且與商品的功能性無關,經過長時間使用和大量宣傳,已足以使相關公眾將上述包裝、裝潢的整體形象與費列羅公司的費列羅巧克力商品聯系起來,具有識別其商品來源的作用,應當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二項所保護的特有的包裝、裝潢。蒙特莎公司關于判定涉案包裝、裝潢為特有,會使巧克力行業的通用包裝、裝潢被費列羅公司排他性獨占使用,壟斷國內球形巧克力市場等理由,不能成立。

三、關于相關公眾是否容易對費列羅巧克力與金莎TRESOR DORE巧克力引起混淆、誤認

對商品包裝、裝潢的設計,不同經營者之間可以相互學習、借鑒,并在此基礎上進行創新設計,形成有明顯區別各自商品的包裝、裝潢。這種做法是市場經營和競爭的必然要求。就本案而言,蒙特莎公司可以充分利用巧克力包裝、裝潢設計中的通用要素,自由設計與他人在先使用的特有包裝、裝潢具有明顯區別的包裝、裝潢。但是,對他人具有識別商品來源意義的特有包裝、裝潢,則不能作足以引起市場混淆、誤認的全面模仿,否則就會構成不正當的市場競爭。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中規定的混淆、誤認,是指足以使相關公眾對商品的來源產生誤認,包括誤認為與知名商品的經營者具有許可使用、關聯企業關系等特定聯系。本案中,由于費列羅巧克力使用的包裝、裝潢的整體形象具有區別商品來源的顯著特征,蒙特莎公司在其巧克力商品上使用的包裝、裝潢與費列羅巧克力特有包裝、裝潢,又達到在視覺上非常近似的程度。即使雙方商品存在價格、質量、口味、消費層次等方面的差異和廠商名稱、商標不同等因素,也未免使相關公眾易于誤認金莎TRESOR DORE巧克力與費列羅巧克力存在某種經濟上的聯系。據此,再審申請人關于本案相似包裝、裝潢不會構成消費者混淆、誤認的理由不能成立。

綜上,蒙特莎公司在其生產的金莎TRESOR DORE巧克力商品上,擅自使用與費列羅公司的費列羅巧克力特有的包裝、裝潢相近似的包裝、裝潢,足以引起相關公眾對商品來源的混淆、誤認,構成不正當競爭。

指導案例58號

成都同德福合川桃片有限公司訴重慶市合川區同德福桃片有限公司、余曉華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16年5月20日發布)

 

關鍵詞 民事/侵害商標權/不正當競爭/老字號/虛假宣傳

裁判要點

1.與“老字號”無歷史淵源的個人或企業將“老字號”或與其近似的字號注冊為商標后,以“老字號”的歷史進行宣傳的,應認定為虛假宣傳,構成不正當競爭。

2.與“老字號”具有歷史淵源的個人或企業在未違反誠實信用原則的前提下,將“老字號”注冊為個體工商戶字號或企業名稱,未引人誤認且未突出使用該字號的,不構成不正當競爭或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57條第7項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2條、第9條

基本案情

原告(反訴被告)成都同德福合川桃片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都同德福公司)訴稱,成都同德福公司為“同德福TONGDEFU及圖”商標權人,余曉華先后成立的個體工商戶和重慶市合川區同德福桃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重慶同德福公司),在其字號及生產的桃片外包裝上突出使用了“同德!,侵害了原告享有的“同德福TONGDEFU及圖”注冊商標專用權并構成不正當競爭。請求法院判令重慶同德福公司、余曉華停止使用并注銷含有“同德!弊痔柕钠髽I名稱;停止侵犯原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登報賠禮道歉、消除影響,賠償原告經濟、商譽損失50萬元及合理開支5066.4元。

被告(反訴原告)重慶同德福公司、余曉華共同答辯并反訴稱,重慶同德福公司的前身為始創于1898年的同德福齋鋪,雖然同德福齋鋪因公私合營而停止生產,但未中斷獨特技藝的代代相傳!巴赂!钡谒拇鷤魅擞鄷匀A繼承祖業先后注冊了個體工商戶和公司,規范使用其企業名稱及字號,重慶同德福公司、余曉華的注冊行為是善意的,不構成侵權。成都同德福公司與老字號“同德!辈]有直接的歷史淵源,但其將“同德!鄙虡伺c老字號“同德!边M行關聯的宣傳,屬于虛假宣傳。而且,成都同德福公司擅自使用“同德!敝唐访Q,構成不正當競爭。請求法院判令成都同德福公司停止虛假宣傳,在全國性報紙上登報消除影響;停止對“同德!敝唐诽赜忻Q的侵權行為。

法院經審理查明:開業于1898年的同德福齋鋪,在1916年至1956年期間,先后由余鴻春、余復光、余永祚三代人經營。在20世紀20年代至50年代期間,“同德!鄙烫栂碛休^高知名度。1956年,由于公私合營,同德福齋鋪停止經營。1998年,合川市桃片廠溫江分廠獲準注冊了第1215206號“同德福TONGDEFU及圖”商標,核定使用范圍為第30類,即糕點、桃片(糕點)、可可產品、人造咖啡。2000年11月7日,前述商標的注冊人名義經核準變更為成都同德福公司。成都同德福公司的多種產品外包裝使用了“老字號”“百年老牌”字樣、“‘同德福牌’桃片簡介:‘同德福牌’桃片創制于清乾隆年間(或1840年),有著悠久的歷史文化”等字樣。成都同德福公司網站中“公司簡介”頁面將《合川文史資料選輯(第二輯)》中關于同德福齋鋪的歷史用于其“同德!迸坪洗ㄌ移男麄。

2002年1月4日,余永祚之子余曉華注冊個體工商戶,字號名稱為合川市老字號同德福桃片廠,經營范圍為桃片、小食品自產自銷。2007年,其字號名稱變更為重慶市合川區同德福桃片廠,后注銷。2011年5月6日,重慶同德福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為余曉華,經營范圍為糕點(烘烤類糕點、熟粉類糕點)生產,該公司是第6626473號“余復光1898”圖文商標、第7587928號“余曉華”圖文商標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人。重慶同德福公司的多種產品外包裝使用了“老字號【同德!可烫,始創于清光緒23年(1898年)歷史悠久”等介紹同德福齋鋪歷史及獲獎情況的內容,部分產品在該段文字后注明“以上文字內容摘自《合川縣志》”;“【同德!宽灒和赂,在合川,馳名遠,開百年,做桃片,四代傳,品質高,價亦廉,講誠信,無欺言,買賣公,熱情談”;“合川桃片”“重慶市合川區同德福桃片有限公司”等字樣。

裁判結果

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7月3日作出(2013)渝一中法民初字第00273號民事判決:一、成都同德福公司立即停止涉案的虛假宣傳行為。二、成都同德福公司就其虛假宣傳行為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連續五日在其網站刊登聲明消除影響。三、駁回成都同德福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四、駁回重慶同德福公司、余曉華的其他反訴請求。一審宣判后,成都同德福公司不服,提起上訴。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12月17日作出(2013)渝高法民終字00292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個體工商戶余曉華及重慶同德福公司與成都同德福公司經營范圍相似,存在競爭關系;其字號中包含“同德!比齻字與成都同德福公司的“同德福TONGDEFU及圖”注冊商標的文字部分相同,與該商標構成近似。其登記字號的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關鍵在于該行為是否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成都同德福公司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同德福TONGDEFU及圖”商標已經具有相當知名度,即便他人將“同德!钡怯洖樽痔柌⒁幏妒褂,不會引起相關公眾誤認,因而不能說明余曉華將個體工商戶字號注冊為“同德!本哂小按畋丬嚒钡膼阂。而且,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至五十年代期間,“同德!鄙烫栂碛休^高商譽。同德福齋鋪先后由余鴻春、余復光、余永祚三代人經營,尤其是在余復光經營期間,同德福齋鋪生產的桃片獲得了較多榮譽。余曉華系余復光之孫、余永祚之子,基于同德福齋鋪的商號曾經獲得的知名度及其與同德福齋鋪經營者之間的直系親屬關系,將個體工商戶字號登記為“同德!本哂泻侠硇。余曉華登記個體工商戶字號的行為是善意的,并未違反誠實信用原則,不構成不正當競爭;诮洜I的延續性,其變更個體工商戶字號的行為以及重慶同德福公司登記公司名稱的行為亦不構成不正當競爭。

從重慶同德福公司產品的外包裝來看,重慶同德福公司使用的是企業全稱,標注于外包裝正面底部,“同德!比治挥谄髽I全稱之中,與整體保持一致,沒有以簡稱等形式單獨突出使用,也沒有為突出顯示而采取任何變化,且整體文字大小、字形、顏色與其他部分相比不突出。因此,重慶同德福公司在產品外包裝上標注企業名稱的行為系規范使用,不構成突出使用字號,也不構成侵犯商標權。就重慶同德福公司標注“同德福頌”的行為而言,“同德福頌”四字相對于其具體內容(三十六字打油詩)字體略大,但視覺上形成一個整體。其具體內容系根據史料記載的同德福齋鋪曾經在商品外包裝上使用過的一段類似文字改編,意在表明“同德!鄙烫柕臍v史和經營理念,并非為突出“同德!比齻字。且重慶同德福公司的產品外包裝使用了多項商業標識,其中“合川桃片”集體商標特別突出,其自有商標也比較明顯,并同時標注了“合川桃片”地理標志及重慶市非物質文化遺產,相對于這些標識來看,“同德福頌”及其具體內容僅屬于普通描述性文字,明顯不具有商業標識的形式,也不夠突出醒目,客觀上不容易使消費者對商品來源產生誤認,亦不具備替代商標的功能。因此,重慶同德福公司標注“同德福頌”的行為不屬于侵犯商標權意義上的“突出使用”,不構成侵犯商標權。

成都同德福公司的網站上登載的部分“同德福牌”桃片的歷史及榮譽,與史料記載的同德福齋鋪的歷史及榮譽一致,且在其網站上標注了史料來源,但并未舉證證明其與同德福齋鋪存在何種聯系。此外,成都同德福公司還在其產品外包裝標明其為“百年老牌”“老字號”“始創于清朝乾隆年間”等字樣,而其“同德福TONGDEFU及圖”商標核準注冊的時間是1998年,就其采取前述標注行為的依據,成都同德福公司亦未舉證證明。成都同德福公司的前述行為與事實不符,容易使消費者對于其品牌的起源、歷史及其與同德福齋鋪的關系產生誤解,進而取得競爭上的優勢,構成虛假宣傳,應承擔相應的停止侵權、消除影響的民事責任。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李劍、周露、宋黎黎)

指導案例82號

王碎永訴深圳歌力思服飾股份有限公司、杭州銀泰世紀百貨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17年3月6日發布

 

關鍵詞 民事/侵害商標權/誠實信用/權利濫用

裁判要點

當事人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損害他人合法權益,擾亂市場正當競爭秩序,惡意取得、行使商標權并主張他人侵權的,人民法院應當以構成權利濫用為由,判決對其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十三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二條

基本案情

深圳歌力思服裝實業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6月8日。2008年12月18日,該公司通過受讓方式取得第1348583號“歌力思”商標,該商標核定使用于第25類的服裝等商品之上,核準注冊于1999年12月。2009年11月19日,該商標經核準續展注冊,有效期自2009年12月28日至2019年12月27日。深圳歌力思服裝實業有限公司還是第4225104號“ELLASSAY”的商標注冊人。該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18類的(動物)皮;錢包;旅行包;文件夾(皮革制);皮制帶子;裘皮;傘;手杖;手提包;購物袋。注冊有效期限自2008年4月14日至2018年4月13日。2011年11月4日,深圳歌力思服裝實業有限公司更名為深圳歌力思服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歌力思公司,即本案一審被告人)。2012年3月1日,上述“歌力思”商標的注冊人相應變更為歌力思公司。

一審原告人王碎永于2011年6月申請注冊了第7925873號“歌力思”商標,該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18類的錢包、手提包等。王碎永還曾于2004年7月7日申請注冊第4157840號“歌力思及圖”商標。后因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14年4月2日作出的二審判決認定,該商標損害了歌力思公司的關聯企業歌力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在先字號權,因此不應予以核準注冊。

自2011年9月起,王碎永先后在杭州、南京、上海、福州等地的“ELLASSAY”專柜,通過公證程序購買了帶有“品牌中文名:歌力思,品牌英文名:ELLASSAY”字樣吊牌的皮包。2012年3月7日,王碎永以歌力思公司及杭州銀泰世紀百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杭州銀泰公司)生產、銷售上述皮包的行為構成對王碎永擁有的“歌力思”商標、“歌力思及圖”商標權的侵害為由,提起訴訟。

裁判結果

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2月1日作出(2012)浙杭知初字第362號民事判決,認為歌力思公司及杭州銀泰公司生產、銷售被訴侵權商品的行為侵害了王碎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判決歌力思公司、杭州銀泰公司承擔停止侵權行為、賠償王碎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10萬元及消除影響。歌力思公司不服,提起上訴。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6月7日作出(2013)浙知終字第222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歌力思公司及王碎永均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提審本案,并于2014年8月14日作出(2014)民提字第24號判決,撤銷一審、二審判決,駁回王碎永的全部訴訟請求。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誠實信用原則是一切市場活動參與者所應遵循的基本準則。一方面,它鼓勵和支持人們通過誠實勞動積累社會財富和創造社會價值,并保護在此基礎上形成的財產性權益,以及基于合法、正當的目的支配該財產性權益的自由和權利;另一方面,它又要求人們在市場活動中講究信用、誠實不欺,在不損害他人合法利益、社會公共利益和市場秩序的前提下追求自己的利益。民事訴訟活動同樣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一方面,它保障當事人有權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行使和處分自己的民事權利和訴訟權利;另一方面,它又要求當事人在不損害他人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善意、審慎地行使自己的權利。任何違背法律目的和精神,以損害他人正當權益為目的,惡意取得并行使權利、擾亂市場正當競爭秩序的行為均屬于權利濫用,其相關權利主張不應得到法律的保護和支持。

第4157840號“歌力思及圖”商標迄今為止尚未被核準注冊,王碎永無權據此對他人提起侵害商標權之訴。對于歌力思公司、杭州銀泰公司的行為是否侵害王碎永的第7925873號“歌力思”商標權的問題,首先,歌力思公司擁有合法的在先權利基礎。歌力思公司及其關聯企業最早將“歌力思”作為企業字號使用的時間為1996年,最早在服裝等商品上取得“歌力思”注冊商標專用權的時間為1999年。經長期使用和廣泛宣傳,作為企業字號和注冊商標的“歌力思”已經具有了較高的市場知名度,歌力思公司對前述商業標識享有合法的在先權利。其次,歌力思公司在本案中的使用行為系基于合法的權利基礎,使用方式和行為性質均具有正當性。從銷售場所來看,歌力思公司對被訴侵權商品的展示和銷售行為均完成于杭州銀泰公司的歌力思專柜,專柜通過標注歌力思公司的“ELLASSAY”商標等方式,明確表明了被訴侵權商品的提供者。在歌力思公司的字號、商標等商業標識已經具有較高的市場知名度,而王碎永未能舉證證明其“歌力思”商標同樣具有知名度的情況下,歌力思公司在其專柜中銷售被訴侵權商品的行為,不會使普通消費者誤認該商品來自于王碎永。從歌力思公司的具體使用方式來看,被訴侵權商品的外包裝、商品內的顯著部位均明確標注了“ELLASSAY”商標,而僅在商品吊牌之上使用了“品牌中文名:歌力思”的字樣。由于“歌力思”本身就是歌力思公司的企業字號,且與其“ELLASSAY”商標具有互為指代關系,故歌力思公司在被訴侵權商品的吊牌上使用“歌力思”文字來指代商品生產者的做法并無明顯不妥,不具有攀附王碎永“歌力思”商標知名度的主觀意圖,亦不會為普通消費者正確識別被訴侵權商品的來源制造障礙。在此基礎上,杭州銀泰公司銷售被訴侵權商品的行為亦不為法律所禁止。最后,王碎永取得和行使“歌力思”商標權的行為難謂正當!案枇λ肌鄙虡擞芍形奈淖帧案枇λ肌睒嫵,與歌力思公司在先使用的企業字號及在先注冊的“歌力思”商標的文字構成完全相同!案枇λ肌北旧頌闊o固有含義的臆造詞,具有較強的固有顯著性,依常理判斷,在完全沒有接觸或知悉的情況下,因巧合而出現雷同注冊的可能性較低。作為地域接近、經營范圍關聯程度較高的商品經營者,王碎永對“歌力思”字號及商標完全不了解的可能性較低。在上述情形之下,王碎永仍在手提包、錢包等商品上申請注冊“歌力思”商標,其行為難謂正當。王碎永以非善意取得的商標權對歌力思公司的正當使用行為提起的侵權之訴,構成權利濫用。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王艷芳、朱理、佟姝)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返回頂部 seo seo
拍三级视频在线观看网站,欧美日韩一级特黄a片,黄片a级免费毛片,欧美狂操老妇精品视频